中科大少年班40年 “神童崇拜”显现教育弊端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3-30 09:57:05 本文来源于:法律与生活

  少年班是40年前培养基础科学人才的突破口

  毫无疑问,“少年班”见证了重新重视知识与人才的改革年代。然而,神童教育的理念之一是将有限的资源,首先集中到少数精英身上。除了千挑万选的少年班,全国范围内中小学其实也在广设“精英班”“实验班”“火箭班”“重点班”——尽管他们的光辉或许没有少年班闪耀。

  应该说,四十年前出现“少年班”,与那时人才青黄不接、社会渴求“早出人才、快出人才”的大背景是有密切关系的。按理说,在我国高等教育即将进入普及化时代,今年毕业大学生已超过800万的语境中,这种情况理当消弭。

  但当下社会仍旧存在“神童情结”,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都还受到“神童情结”的影响。

  这种人才观已经显得过时与陈旧,我国教育已经从数量时代转入质量时代,我们早该从重视少数精英的成才,转向关注每个学生高品质的成长过程。

  “少年班”倡导者李政道先生曾回忆说,“我实际的目的是要打破不重视培养基础科学人才和其他人才的局面。这个突破口就是对早慧少年进行超常规的培养。”

  很显然,举办少年班,在当时的意义是“突破口”,这个目的也已得到实现。那对当前的教育来说,是否还需要用少年班模式对早慧少年进行超常规的培养呢?

  这就要看常规是什么了。

  “少年班”的“神童”崇拜,扭曲了社会人才观

  在所有学校教育按部就班的办学环境中,“少年班”培养模式,确实为早慧少年提供了一条特殊路径,但这一模式对基础教育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

  虽然少年班的招生规模不大,但对社会的人才观影响很大。

  首先,家庭教育,不是依照孩子的个性、能力,给其选择适合的成长路径,而是通过参加培训班“培优”,让学生获得某种特长,以这一特长去进入重点班、实验班等特长班。

  其次,社会把一名孩子上大学的年龄看得颇重,13、14岁上大学就被视为神童,加之上大学的评价、选拔,就是学科知识考试,这让学校和家长只重视孩子的知识教育(快速获得知识),而对学生的综合素质重视不够。

  所谓“神童”,有的是拔苗助长的结果;有的则只是知识教育视角下的超常儿童,但学习之外的能力、素质欠缺,有的少年大学生人格、身心成长都存在一定问题。这影响他们持续的学业和事业发展。一些曾经举办少年班的大学后来又取消这个班,原因正在于此。

  为“早出人才”导致中小学负担沉重、大学后劲不足

  目前,不少地方的中小学教育对学生的个性、兴趣关注不够,给早慧孩子提供一特殊的培养通道,仍有一定的必要性。

  但从长远看,孩子的个性、兴趣培养必然要融入到学校教育之中——不是为少数有特殊表现的孩子创设一条专门的培养方式,而是关注每个孩子的个性和兴趣培养,这也是我国当前正在推进的基础教育改革所要解决的问题。

  比如,国家教育部门已经明确,到2020年,将取消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特长生招生。这不是说义务教育不重视学生的特长,而是要扭转社会、家庭功利对待特长、刻意打造特长的观念。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这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性问题。我国家长在孩子小的时候,都希望孩子早学、多学、学深、学难,以便在升学竞争中获得优势,但等孩子上了大学,很多家长却不再管孩子的学习状态,大学对学生的质量要求也不严。

  这不但导致基础教育阶段学生负担沉重,还导致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在基础教育阶段承受过重学业负担的孩子,进入大学后失去学习的兴趣、动力。

  “少年班”40年,见证着我国教育从整体匮乏到过度焦虑的历程。少年班的早慧、早培以及进入社会后的发展,也是一面镜子,有助于我们从一个侧面审视这种“赶早”教育的内在问题。

  在当前教育迈向普及化的社会背景下,教育公平已经超越了早先入学机会的平等,教育质量与学习质量已经成为教育公平的一种内涵与要求。“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正是体现了我国教育发展的新要求。

  更理想的教育,是追求学生成长的质量,而不是成长的速度。

0
[责任编辑:方]

非常教师公众微信号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 广告业务 网上招聘 投稿 友情链接 网站导航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