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少年班应是因材施教的一种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3-30 10:02:04 本文来源于:南方周末

  近日,一则《7名14岁少年考上西安交大少年班 是神童还是努力》新闻报道,提醒人们,40年前由物理学家李政道倡议的“早出人才”的少年班模式,经历了几轮舆论反思后,依然还顽强地存在着。新闻最后引用了一段学校自白:“少年班并不是超前教育,而是超常教育,就是针对客观存在的智力超常者因材施教,提供更适合的学制和课程体制,让他们得以更快更科学的发展。”

  这个自我辩解,是有原因的。稍微了解少年班历史的人都知道,曾轰动全国的中国科大少年班第一届“神童”宁铂,因为转学自己喜欢的专业受阻等原因,后来出家为僧。比他还小两岁的谢彦波,11岁就滚着铁环从小学直接进了科大少年班,后赴美留学普林斯顿大学,师从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安德森,结果疑似精神问题被访美的科大领导匆忙带回中国。

  超前教育和超常教育的区别是什么?前者是将教育内容无差别地提前,比如非要在幼儿园学完拼音,背完《周易》《中庸》,学完四则运算等等。超常教育则是根据学生的禀赋,用超纲的内容来满足某方面能力超群的学生的探究能力。

  看起来,超常教育的理念的确要好过超前教育,但也存在一些问题。谢彦波小学三年级学完初中数学,四年级学完高中数、理、化,五年级开始钻研大学解析几何与微积分,进入科大少年班,是不是超常教育?这个有望20岁前拿到博士学位的智力“超常”者的受教育方式,问题出在哪里?

  其实,这种针对“神童”的教育,往往看到了受教育者某一个方面的特殊禀赋,如果将之放到一个特殊的环境里放大这个禀赋,忽视了作为一个完整的人的其他智能的生长,比如对人际交往的基本能力等等,还是容易带来人格上的缺陷。这种缺陷,有时候是致命的。

  不仅是社交问题,“智力超常者”与“特殊环境”是两个关键词。人的实际智能和形成一个健康人格所需要的智能都是多元的,智力只是其中的一项,数理智力更只是智力中的一部分。学生有超常的数理智能,当然要得到超常的训练和开发,但是,如果不顾学生形成健全人格的其他智能的发展,打断其正常的生长节奏,甚至放到一个只强化其狭义“超常智力”的封闭式的特殊环境中,哪怕是超一流的学术机制,这对学生个人的人格形成,很可能不是一件幸事。

  1978年后,包括北大、清华、上海交大等大学都曾办过类似的少年班,但后来基本上都停止了。1990年代末期,就有全国政协委员呼吁停止少年班。不容易找到真正的“神童”,培养方式和效果难如人意等等,都是原因。

  其实,大学少年班也培养出过一批人才的。能进入少年班的,在智力禀赋上,在后天的努力上,往往有其优长之处。一些少年班的学员,免去了中考、高考、硕士考试,能一贯地培养,也有它的好处。只是,真正的因材施教,其一,不应该只针对“智力超常”者,其二,不应该以牺牲其他智能的成长为代价。这就意味着,整体的教育体系,要向因材施教的个性化教育的方向改革,而仅剩无几的大学少年班,则要注重给学生提供除了狭义“智力”之外其他智能的成长环境。说到底,大学少年班只应该是因材施教的途径之一。

0
[责任编辑:方]

非常教师公众微信号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 广告业务 网上招聘 投稿 友情链接 网站导航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