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坠楼身亡":应矫正扭曲的师生关系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4-04 13:10:31 本文来源于:南方都市报

  2018年3月26日早上7点半,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研三学生陶崇园从宿舍楼顶一跃而下,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陶崇园家属近日称其受研究生导师长期压迫,最终不堪重负坠楼身亡。武汉理工大学相关工作人员则表示,事发后学校已成立专班调查和处理此事。

  “请你18:15出发到茶餐厅帮我买一份香菇肉丝、一份饭,送到我家。”“去华师帮我买一份25元的百家菜,送到我家。”“你立即到我家来一下,眼镜没找到”,“我家停水了,请来时帮我带一大瓶绿茶”……

  这是陶崇园家属事后公开的师生部分聊天记录。如果隐去背景,只看聊天内容,谁会知道对话的主角一个是导师一个是学生?

  自然,这一点还不能作为导师“长期压迫”学生的有力证据,因为也不妨作另一种解读,就像导师事后回应陶崇园家属质疑时所说,这是他对学生的爱护,和学生关系一直很好。陶崇园家属还指责导师为了将陶崇园继续留在自己的课题组读博,采取威胁其拿不到硕士学位证、撤销其干部职务、赶出实验室等措施,对陶崇园申请出国深造、找工作等未来选择方向都进行了干预和阻挠。这些指控一是需要等待权威调查,二是即使能够证实,被指控的一方也完全可以作出看上去振振有词的解释,比如他可以指出学生能力不够,甚至自辩其初衷是为了给学生规划更好的前程。

  很难判明导师对学生的自杀究竟负有多少责任,这样的预测会让陶崇园的家属失望,但很可能就是最终的结果。看看此前的类似事件就明白了。2016年1月25日,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学院研三学生蒋某自杀身亡,事发后,该校多名学生发帖表示蒋某坠楼是因为其导师不让他的论文通过,并对这位导师的日常行为予以抨击;2018年1月,西安交大博士生杨宝德自杀,事后公开的信息显示,其导师的各种要求包括陪吃饭、陪逛超市、浇花、洗车、装窗帘、打扫办公室、拎包、去停车场接她……

  上述多起事件尽管都引发了热议,但没有一个权威的调查结论认定导师为学生的自杀负有直接而实际的责任。一方面,从自杀的过程看,法律上做出因果关系和责任归属判断是一个难题,另一方面,考虑到牵涉精神层面,所谓“压迫”和“控制”本来就没有客观的标准。

  谈责任很难,那就不谈责任。一个问题至少是清楚的,多起研究生自杀事件显示,导师随意指派学生,占用学生的时间,剥削学生的劳动,这不是正常的导师和学生的关系。

  而在扭曲的师生关系背后,是一种严重失衡的权力结构:首先,在研究生发表文章、撰写论文、评审论文、答辩、答辩后领取毕业证等多个重要环节中,导师的作用举足轻重,因此,对学生来说,导师简直握有生杀之权;其次,研究生受到导师的不公正待遇,会发现没有一套有效的申诉机制。

  从矫正这种权力结构入手,才能找到让导师和学生关系恢复正常的办法。

0
[责任编辑:方]

非常教师公众微信号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 广告业务 网上招聘 投稿 友情链接 网站导航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