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风故事汇 | 盛琥君:无言以教,诗书尽染
作者:盛琥君 发布时间:2018-03-16 10:02:51 本文来源于:非常教师网
  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论语》

  小时候我住筒子楼,和一群年龄相仿的小男孩一起长大,我家附近有个菜市场,去菜市场抓鱼、捉泥鳅、挖蚯蚓是我们常干的事。我的父母和天下大多数父母一样,非常平凡,对我的教育没有过细的打算。偶尔他们也会问我要不要像别的孩子去上个兴趣班,随口问问,都没有放在心上。仅有两次例外,一次是舅舅从日本留学归来,带回一架电子琴给我,那时电子琴都很稀罕,我便把它当作宝贝,挎着它去了少年宫,弹了一个夏季。另一次是表弟学画画,大姨也给我报了个名,让我监督加陪学。但没过多久,电子琴送人了,画的画还留下了几张。

  直到五年级,破天荒的,父亲问我要不要去学书法,并给我讲了书法的很多好处,比如凝神静气、修身养性之类的,总之是十分支持。因此,只有书法我坚持了下来。1996年夏天湖南发洪水,去书法班的那段路上,水积了齐膝高,上面漂着烂树叶。我把裤脚卷得老高,淌着水一步一步艰难地走,象只风雨中的小舟。那时候一点也不觉得有多辛苦,反倒感觉好玩极了。

  在我的记忆里,童年没有负担,上课回来写完作业,剩下的时间都可以尽情地玩。按现在的话来说,父亲是让我“输”在起跑线上, 长大了才体会到,与规划孩子人生的“狼爸”“虎妈”相比,父母对我的教育,是顺其自然,合乎天性的。

  随着年龄的长大,我开始注意到,父亲热爱阅读,毛泽东诗词他能出口成章,历史典故他也知之甚详,虽是军人出身,却颇有一点文学功底。父母下班后除了像其他人一样做饭做家务,他们还会订阅一些报纸,而且每天都会翻着看一看,有时候还看到父亲拿出笔,在上面圈圈画画,做着笔记。我也学着他的样子,开始阅读报刊上的文章,与童年的游戏相比,我从阅读这片天地里中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对书的极度渴望让我猛然间关注到父亲有个藏书柜,那里面的书全是父亲从部队转业时带回来的,里面有《红楼梦》《三国演义》《毛泽东诗词》《数学逻辑》这些我听都没听过的书,但那时的我读不懂,父亲也告诉我到合适的年龄再看。直到上了中学,我遇到了一生中最重要的语文老师,她给我们上《葫芦僧巧断葫芦案》一课,旁征博引地讲述让我一下子迷上了《红楼梦》,我迫不及待地找父亲要来读,这次父亲倒很爽快,把书柜钥匙给了我,从此我就像有了自己的一个宝库,开启了我阅读的大门。

  上了高中,我开始懂得要像交友一样选择好书。一次偶然的机缘我在楼下邻居爷爷家看到了一本《老残游记》,看了几页就爱不释手,都说“书非借不能读也”,老人家对这本书十分宝贝,不舍得借我。父亲看我这么想看那本书,平时从不求人的他,为满足我的心愿跑到邻居家讲了半天好话,邻居爷爷终于答应借我十天。我如饥似渴地读着,被里面所描绘的古代民间文化所吸引,为郎中老残的浪迹江湖时的行侠仗义所打动。

  我成家后,父亲闲居在家,以山水为乐,不时做上几首打油诗,用微信发过来给我欣赏,自得其乐:

资水之畔,

会龙山庄,

遮天蔽日林荫道,

空气清新氧吧廊。

茸茸松鼠林中跃,

嘤嘤鸟语诉衷肠。

市民喜说闲居地,

宜居有幸在益阳。

\

  如今回想起来,我们家不是礼乐传家,也不是书香世家,父亲很少跟我说道理,也从不强求我做什么,不做什么;但他用自己的言行,影响着我的成长,他有开卷的习惯,耳濡目染,我便爱上了读书,成为了一名语文老师。

  作者:盛琥君 长沙市芙蓉区育才二小教师

0
[责任编辑:万濛]

非常教师公众微信号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 广告业务 网上招聘 投稿 友情链接 网站导航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