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总15期

本期联盟:长沙市天心区青园小学

本期主编:黄耀红

本期主笔:黄耀红

用心拥抱教育的日常
——长沙市天心区青园小学印象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04日

  青园。什么都不说,就凭这两个字,甚至就凭这两个音节,它都能传递一份草长花开的自由与舒展。

  于高楼林立的闹市听到这名字,心里是不是飘过一片诗意的田园,连同满园的青绿,和芳菲。

  是的,天阴欲雨的时候,内心卷起灰幔的时候,青园,就是一声低沉的安慰,带着细雨蒙蒙里一袭青草的气息。

  青园其实是一个意象,带着朝露的生长意象。它天然属于春天,属于晨光,属于青葱的成长。

  在长沙城南,青园是一所学校。从“一粒种子”到“一片园子”,这所学校拥有了十年的时光。

  校长叫王雅敏,人如其名,美丽而优雅。她与青园的生命气象与气场之间,似乎有一种天然的契合。

  她发出的这份邀请,更像是一次踏青的邀请。

  穿过城市的车流,这个园子正以自己的敏感呼应着春回大地的人间美意。

(一)

  建于十年之前的青园小学,其楼宇布局,并非成排成列的几栋,亦非廊宇相通的四合,而是先东西一排,再南北一线。建筑整体布局,如伸展的双臂,或亦书页打开。无论东西一纬,还是南北一线,其结构皆同:前廊后室,一字排开。外墙,以暗红为主调。楼宇相抱的前方,乃学校的前坪、足球场、花园。

  我们的参观从一楼开始。

  上楼梯右侧的这一处空间,本是一个架空层。而今,装饰成了一个钢琴演奏室。

  钢琴摆在入口,对面是一圈小小的梯级。空间是开放的,四壁则饰以各类中西乐器,墙上展示着每周的“演奏名星”。

  本来冷冰冰的空间,就这样变成了一个高雅的殿堂。黑白琴键的空间造型,仿佛流淌着美的旋律。

  雅敏校长说,午后时光,总有孩子在这里弹奏。一个物理空间,因为艺术功能的赋予,这个空间忽而就有了自己的灵魂。你可以想像,琴声悠扬的时候,这个物理空间是不是成为一个心理空间与艺术空间?它不再属于与众相同的“我们”,而是属于独具一格的“我”。

  南北向楼宇,原来皆与东西向教室是一种格局。令人欣喜的是,这种求同模式下的“结构”已被青园教育人的内心“重构”了。

  一层是“5+2”梦想空间,一层是“阅读梦飞翔”阅读空间,一层是“梦田美术与音乐空间”,楼顶则是屋顶种植空间。

  传统意义上的功能室,全在“梦”的光照里,成为一种完全不同于教室的空间结构。

  “5+2”梦想空间以机器人课程为特色,此处闪着科学与探索的深蓝幽光。墙上有管道与电路的造型,窗帘、屋顶之上,饰以星座的图案与灯饰,仿佛引你进入太空的神秘召唤。在这里,科学教师的办公空间,与学生的创意空间,隔而未隔,融为一体。学校录播教室、校园电视台均在此楼。

  阅读梦飞翔,整个是一种新绿的调子。几乎看不到,一个空间是封闭的,它们全是开放的。低年级区、中年级区、高年级区,既分立,又融为一体。空间的层次丰富多样,孩子们可以在蘑菇亭里散坐,可以在阅读区的木质地板上坐着,也可以在弯弯的、波浪般起伏的长椅上躺着。可以在窗前,可以在灯下,也可以在可移可拼的圆桌边交流;可以席地,也可以坐在小凳上。

  空间的结构设计完全融入了孩子的阅读方式,每一处造型都是对孩子自由阅读的功能成全。空间感与体验感,融成了一个气场。

  打破划一的结构,成全另一种阅读的常态。在结构与功能的关系上,你看到的,不再是“结构决定功能”,而是“功能开启结构”。

  在功能与结构之上的是什么呢?是课程。正因为我们期待自由的、个性的阅读方式,才会赋予空间的这些功能;正因为有了这些功能,我们才来改变这种结构。

  在这个过程里,课程站在最高处。只有当学校的文化成为一种课程力量时,环境与资源、结构和功能才成了一个生命整体,色彩、线条与造型才散发出成长的气息。

  美术与音乐空间的重构,同样见出“课程与文化融合”的智慧。

  在美术功能室,我忽而有种很深的感动。扣子作成的一瀑彩帘,泥巴凝成的满墙童稚,过道顶上挂着的那些散着江南与古典气息的纸伞,楼梯间挂着的孩子手制的树叶画,甚至一把秋树枝的艺术造型,一块小瓷片上涂出的每个拙朴而可爱的孩子姓名……当校园文化融入到课程设计之中,它从来就不是一种由我出发的“给定”,而是这个学校师生基于于“喜欢与认同”的互动和创造。

  这时的文化,才是一种人化。人化者,让我们看到了真实的、可爱的、个性的、完整的“人”。

  生命的低语、内心的对话、审美的开发以及由“生活经验”到“艺术经验”的悄然生长,全都在这样的细节里看得见,听得到。

  线条、色彩、造型、纸张、泥巴、乃至一片枯了的枇杷页,一枚油光的石头,一方素朴而散发着原木清新的桌面,它们,都是一份温暖的心思,一种对于儿童与艺术的亲爱与敬意。

  想起一个触动我的句子:有心的地方,就有爱;有爱的地方,就有美。

  不是吗?雅敏校长说,在她们学校,墙上所挂的字画与物什,没有一样不是孩子的作品。在她看来,谁能说这不是未来的名人字画呢?“孩子站在学校的中央”,此之谓也。

  空间结构的创意与课程的创建,与教学的存在方式,是如此不可分。

  想想吧,如果你的阅读,你的画画,你的合唱、你的弹奏、你的实验,你的手工与涂鸦,你在一所小学的所有生活与记忆都属于那个成行成排的教室空间,那是怎样一种格式化的童年生存啊!

  与空间改变、结构改变、功能改变相伴随的,必然是一个人对于课程体验的改变、学习方式的改变。

  设想一下两种空间里的体验吧。

  你愿意挺着腰板儿坐在教室里唱歌,还是盘腿坐在钢琴对面的木质台阶上练声?

  你愿意坐在教室的小桌上画画,还是愿意坐在这种大原木桌前涂鸦?

  你愿意坐在教室里哇啦哇啦读英语,还是愿意围在那个魔菇造型的浅绿小亭里分享一个原版英文绘本故事?

  当我们的学校不再只是拥有盒子、格子般统一的教室,当教室的“标准概念”被花开叶展的童心世界所“重构”,我们看见的,远不只是一个功能室的改建与装饰,它的深层,其实是课堂时空对于人性的温暖与守护。它们的好,恰好在于对于“车间式和标准化”的颠覆,是对于刻板化教学的“教室革命”。

  还有哪一种结构与功能的改变,能如此惊人地内化到一个人的内心,成为那看不见的美好?

  在学校楼顶,我看到属于青园孩子的“空中菜地”,一个班一小块。

  雅敏校长说,夏季的时候,我们会在这里开花果分享会,最美的是那些葵花,一朵一朵的金黄,一朵一朵的开心。

  那一刻,我脑海里闪过的不是这一小块一小块的泥地,而是漫山遍野的向日葵,就像从凡高画里发出的明亮。

  三千年前汉乐府里的“青青园中葵”,在这里,变成了一幅诗意的教育图景。

  太多的感动,凝结成一个句子。此刻,我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用心拥抱教育的日常”。

  同样是一所学校,同样是一群孩子,同样是朝晖夕阴的岁月,我们拥抱了这么可爱的日常与细节,“把爱变成看得见”,将童年的心思与梦想引向了一种美好。

  教育的本质就是一种影响,一种引发,一种美的感召。

  青园学校文化,在空间结构与功能的重构上,有过太多的努力,几乎每个暑假,他们都卷入此间。

  空间体验变了,那么,在时间这个维度上,是不是也在呼唤我们重构智慧呢?

  何谓时间维度上的重构呢?我们的早晨,午后与傍晚,是不是永远都一样对待?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不同的仪式来重新定义每一个平常的日子?

  青园的意象,是园子的意象,更是时光的意象。

  时光在这里,阳光在这里,梦想之光也在这里。

  若让每个孩子的内心,从此有一朵葵花开在心间,我们是否可以对葵花的花语作出自己的界定,形成自己的文化认同?

  重构环境,就是重构课程;重构课程,亦是重构教学。

  重构,是一种交织着物理与心理的结构改变。它的前提,是功能与体验。而改变功能与体验的前提,又是一个一个不可复制的人,一段一段不可逆转的童年。由是,我们才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播种。

  ——“六年服务一生”的青园播种。

往期回顾

非常教师公众微信号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 广告业务 网上招聘 投稿 友情链接 网站导航


copyright 2010-2016 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社、湖南为先在线数字传媒发展有限公司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